刺蝟就算再如何溫柔,仍就是刺蝟,免不了要傷害人,

為什麼刺蝟不可以相互依存?

為何相愛的人總是喜歡用言語傷害對方?

心本是難以揣摩的東西,可如今卻因為自己的心去傷害別人,

這是屬於正當防衛還是無心之過,可憐可悲,如我...

誰也不是可憐者,誰也不願擔任那可憐者,

如果賞了一記耳光,而在事後又摸摸你的頭顱,說著:喔~當初並非我本意,抱歉。

這種話,難道可以抵消那一記耳光嗎?

試說,誰能有三分鐘前被賞一掌痛,而在三分鐘後的時刻,那痛還隱隱發做之時,開口說:喔~沒關系,無心之過,人人皆有之。

尋常人如我,非聖賢者,

既非宰相,也非聖人,所以我做、不、到!

 

難不成,此時此刻的你還要把往日舊恩翻出,

一一細數,來個功過相抵,

抱歉,此時此刻,我沒有辦法。

 

一晌片刻,也許我需要冷靜思索,平心而論,

也許事情也非如我所想,但是你敢發誓:我絕無存半點疑心嗎?

本來的驚喜如今已不復存矣,開始厭惡那份上心的心思,

我何故去做一舉去討那不信,

 

後悔的是當初傻傻地將婉拒的簡訊傳出,如今可落得兩頭空的結局,悲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桔泥不要泥 的頭像
桔泥不要泥

彼得&栗子

桔泥不要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